wind
abyssal
Leaf

【坡乱坡】风吹过的街道

重度ooc有空再大修,先交组作业再说(……)交完就可以睡觉了(……)
写到一半睡着忘了睡前在想什么可能有理解断层我很抱歉但我好困(……)
鬼知道是什么的au

“秋天将至的时节就起风,风是湿润如幼鹿眼眸的无色气流,会挟着对将要到来的时日的预兆匆匆在街道上无目的的徘徊。过于潮湿的风里会开出金盏花,金盏花枯萎时雨便开始降临,待到每一块砖都被剖出她们被赋予的色彩时秋天便到了。”
“……然后银杏的叶子会和蝴蝶一并飘坠。”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啊。”
他垂下双眼,腼腆地微微笑起来,这才接近乱步所熟悉的坡的样子。或许他在过往的某个时刻确乎常是那样神采飞扬的样子,而乱步方才所见的他正是自某个旧时辰漂游而至的浮沫里存留的残像。

但他那时候可真不会讲故事啊。
乱步晃悠着双腿,眼神黏在怀里的小动物上,百无聊赖地想。
哪有什么风呢。他用力的向后仰倒在地板上,地板发出与被抢走浣熊时的屋主肖似的微小哀鸣。乱步从未见过风,这里也没有人说起过风,和字纸混杂着散落了一地的连环画上也没有绘出风。乱步只觉得风并不存在,这应是坡编造出的,可坡说时微歪着头,露出的一点眸光分外认真,于是乱步居然没有大声揭穿他,反正坡该知道名侦探总能看穿一切。
这可是名侦探难得的体谅,坡以后会和别人讲起这个故事么?
他会把这个故事讲成什么样子呢。

这个想法在乱步脑中一闪而过,占据了他更多思绪的是风。他试着想象,会带来预兆和作为讯息的花朵的气流,也许是水晶球样的吧。镇子的西北角有占卜小屋,乱步在那里见过水晶球和自诩女巫的人,乱步一眼就能看破她廉价的把戏,但坡或许会有些兴趣,那么有机会就一起去看看吧,要他在邻近的商店顺便买糖果给自己。
表面湿漉漉的团状气流在乱步脑海中的街道上滚动,毛茸茸的金色花朵盛开其中,尚未待气流滚动到街尾,乱步便觉得无趣起来,用力伸了个懒腰。
“秋天就有栗子和烤白薯了。”
“啊,是、会买给您的。”

“要离寺庙很近的树下面青绿色那家的。”乱步满意的眯起双眸指挥,坡又是忙不迭的点头。
那一家的烤白薯是最好的,虽说镇上实际也没有多少卖烤白薯的地方。烤得好的白薯会被剥夺原本的颜色,转而被金色的丝网笼住。与金盏花略略相似的金色丝缕。
乱步见过金盏花,就生长在坡的屋顶上——只有坡的屋顶是木质的,可以容植物生长其上——坡说起风里的金盏花时他才觉得知晓了那些花的名字。

坡引来了那些花,乱步想。在她们与坡一同到来之前她们生长在哪里的日光下呢,乱步没有问,就像他从前没有问过那些花的名字。因为他是名侦探,所以他无所不知,无需费力寻求答案。
但是那些花何时会凋谢?她们凋谢时坡会一并离开这里吗?

当然。
乱步未经思考便得到了答案。于是他不再费神思考。
他一手抱着卡尔,一手去捉飘落的菱形光片,想着秋天与雨落的街道,风与金盏花,银杏与蝴蝶,栗子与烤白薯,女巫的占卜小屋和水晶球。
他想起坡。

评论(4)
热度(102)

© 罐封箱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