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abyssal
Leaf

立个flag。
温歌煮酒组内接文热度满一百五写菲陀菲,空间赞数满二百写陀坡。

顺带,日期满死线要写组内作业………………………………………………………………………………………………………………………………………………………………………………

阿束可爱,大家都可爱而且好看——写到一半睡过去醒来直接往后传的第五棒如是说。

温歌煮酒:

文字部分按照接龙顺序艾特每位组员: @Dylan Zimmerman  @山见鹿  @灯鬼  @砚友  @艾利斯的箱庭  @谰语君•束  @残酒歌 -莫也  @ANRIO臨川  @放久了会长出猫  @观象台  @阑泪欢  @萧岚
感谢大家的参与,为你们精彩的传文鼓掌👏👏👏

以及第一p @过饱和喵 做的封面!和最后一p 组内成员@谰语君•束 做的一个小总结!谢谢!

然后阅读的...

完全静不下心……我需要一个防沉迷系统比如我和喜欢的人聊天超过十五分钟就自动切换界面……

我要复健写Dalter我要写1121(什么都写就不带归乡剧组玩xxx)我要写双萨我要写之前的一堆预告……

存一下

日安。


茉莉花已开败,是过去居住于此者种下的,吾辈多半时间在书房内埋首写作,并未悉心照管,亦不知其已开落几回。若您有兴趣,这平和并乏味的生物正新打着花苞,六个,或许明日暮色初起时展颜,到时您若未睡则不妨一观。

吾辈未费神照料过她,却对这花投以过乏目的性的关注——我往往于写作的间隙抬首时望见她,她所引发的思考多半经由她而起,她却往往在浩大的近乎荒谬,边际过于遥远而在无法观察中重复着与无作为无异的反复崩坏又重构的联想中,被思维挥落的尘埃似的细节覆盖而遭到遗忘,成为只在逻辑上存在的初始点。这种思考往往发生于傍晚,生机仍存的光尚未淌净,却已失去掌控其流域内色调的权能,她往往于此时趁...

可爱!

猫子今天不想动笔:

转发这两只澳大利亚短尾袋鼠车,第二天你的运气会贼好!【大概】

原图来自团表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动物真的是和车一样可爱,窒息

一个刚刚不知为何被删了一次的预告[lofter可能暗恋我(闭嘴],忙里偷闲胡乱想着剧情码码,主要目的是自我督促顺便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督促一下我这个重度拖延症患者……唯一的福利是给产粮……
最近在调整文风。感觉要掉fo。

p1陀坡 许诺要au发糖后拖了半个月的长篇
p2陀坡  我觉得这就是糖
p3葡菲  思考要不要开车……
p4洛坡  我就是很吃这个cp……虽然冷。
p5触手组  试图轻松向,然后失败……
p6国太  喜欢然而写不好的cp。希望不会太糟。

洛夫克拉夫特怎么可能会害怕陌生的人类或是感到惶惑啊……那些东西于他而言根本无需理解。便如我们不会对梦中的烟雾或是足际蚂蚁在阴影投落时的惊悸发生兴趣。
他是非常规的存在。相对于他拥有的永恒,与人类相处的此刻大抵可以算是趋于不存在吧。

占tag歉


就特别迷十八到十九岁这个年龄段……

比如说坡……
肢体已经长成但人还没彻底成熟,带点书卷气和稚气。纤长的身形被裹在中规中矩却略嫌宽大的衣服里,唇色浅淡下眼睑丰满,双眸清亮总趁别人没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四处观察探究,被人察觉到就拙劣的佯装专注在手头的书或者某块阴影上。泪腺脆弱打哈欠或是被强光照到都会红眼眶,笑时怯怯地把唇抿出浅淡的弧度。怕冷得厉害,看书时会把自己藏进重重叠叠的毯子和软垫。已经开始饮酒但未酗酒,喜欢的饮料是冰牛奶和咖啡。刚刚开始和卡尔相处,总是一脸单亲爸爸的受气包样。与人交谈的时候垂着眼睫轻声细语。舔唇或是绞手指之类小动作很多。发表意见或是观点时会刻意抬高声音和语调,但话末处尾音却因为...

我的灵魂干涩又僵滞,我用力的反复弯折它。
它发出一声短暂的悲鸣,却完好无损。

于是我开始温顺的质疑它的存在。

ooc的au设定码一下。

明天有空就码乱步和梶井以及洛夫克拉夫特的。把有兴趣的都码完就开长篇。

费奥多尔 陀思妥耶夫斯基

畅销作家。

笔名【罪与罚】

死屋出版社幕后经营者,目前居留于横滨进行市场调研,作品多通过当地出版社出版。作为Express出版社签约作家,长期为该出版社所发行杂志供稿。于该出版社所发行《白夜》杂志社论版开有专栏。

作品类型极广,自人文社科至各类小说均有涉猎,读者群庞大且组成复杂。
很少公开露面,不知为何颜粉意外的多。

高产保质。经常提前交稿,从不拖稿非常受责任编辑欢迎。

出版社约稿通常在上午完成,其余作品与死屋的工作则放在夜晚。常因此熬至深夜甚至通宵,但第二日依旧会无视可能存在...

1 / 3

© 艾利斯的箱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