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abyssal
Leaf

人生处处有惊异,靠着吃以前写过的鬼东西的老本和蹭组里的热度(自知之明……)。终于混到百fo了…(对于我这种人一fo都很值得庆祝……)
…非常感谢厚爱和手滑点错,礼貌性回fo以及因为懒得翻所以很少取fo的诸位(…………)

所以百fo点文,文野限定……。虽然我50fo点文还没填坑(……)但是我还可以开新坑(滚吧)

总而言之欢迎点文……。(虽然懒癌然而尽量……)
以及再次非常感谢。

(最后加倍感谢看完这东西还没取fo的诸位……。)

我最近的理想是当日常博主,换而言之就是什么正经东西都不想写。早晨在想再有三个fo就凑整了身为强迫症是不是该写点什么,然后我的懒癌给了我一个机智的主意——我决定干脆不看lof(……)。

所以我要继续闭(tou)关(lan)去了(……)

你们,理理我呗(……)

旳---:

好奇。明早删

STARJELLY:

想 想知道()

你饿不饿:

我..我也来(。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并不好奇,只是它一直挂在我的首页里,就很让人想凑凑热闹【……】

歪??有人理我吗??


不是更新,会删_(:з」∠)_


变态十:

那<>……那个……有没有人呀……没有人我等会再问>...

二刷《裴加纳的诸神》突然难过……
(字丑但这不是重点……(……))

辛辛苦苦兢兢业业总算赶在秋日前吃掉最后一块消夏点心。
抹茶味,树叶形,真缺善意。

【坡乱坡】风吹过的街道

重度ooc有空再大修,先交组作业再说(……)交完就可以睡觉了(……)
写到一半睡着忘了睡前在想什么可能有理解断层我很抱歉但我好困(……)
鬼知道是什么的au

“秋天将至的时节就起风,风是湿润如幼鹿眼眸的无色气流,会挟着对将要到来的时日的预兆匆匆在街道上无目的的徘徊。过于潮湿的风里会开出金盏花,金盏花枯萎时雨便开始降临,待到每一块砖都被剖出她们被赋予的色彩时秋天便到了。”
“……然后银杏的叶子会和蝴蝶一并飘坠。”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啊。”
他垂下双眼,腼腆地微微笑起来,这才接近乱步所熟悉的坡的样子。或许他在过往的某个时刻确乎常是那样神采飞扬的样子,而乱步方才所见的他正是自某个旧时辰漂游而至的浮沫里存留...

立个flag。
温歌煮酒组内接文热度满一百五写菲陀菲,空间赞数满二百写陀坡。

顺带,日期满死线要写组内作业………………………………………………………………………………………………………………………………………………………………………………

完全静不下心……我需要一个防沉迷系统比如我和喜欢的人聊天超过十五分钟就自动切换界面……

我要复健写Dalter我要写1121(什么都写就不带归乡剧组玩xxx)我要写双萨我要写之前的一堆预告……

存一下

日安。


茉莉花已开败,是过去居住于此者种下的,吾辈多半时间在书房内埋首写作,并未悉心照管,亦不知其已开落几回。若您有兴趣,这平和并乏味的生物正新打着花苞,六个,或许明日暮色初起时展颜,到时您若未睡则不妨一观。

吾辈未费神照料过她,却对这花投以过乏目的性的关注——我往往于写作的间隙抬首时望见她,她所引发的思考多半经由她而起,她却往往在浩大的近乎荒谬,边际过于遥远而在无法观察中重复着与无作为无异的反复崩坏又重构的联想中,被思维挥落的尘埃似的细节覆盖而遭到遗忘,成为只在逻辑上存在的初始点。这种思考往往发生于傍晚,生机仍存的光尚未淌净,却已失去掌控其流域内色调的权能,她往往于此时趁...

可爱!

猫子今天不想动笔:

转发这两只澳大利亚短尾袋鼠车,第二天你的运气会贼好!【大概】

原图来自团表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动物真的是和车一样可爱,窒息

1 / 3

© 罐封箱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