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abyssal
Leaf

我的灵魂干涩又僵滞,我用力的反复弯折它。
它发出一声短暂的悲鸣,却完好无损。

于是我开始温顺的质疑它的存在。

评论
热度(10)

© 罐封箱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