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abyssal
Leaf

【陀坡/3D】发光体与圣诞礼物的非必然联系


匆匆忙忙的ooc产品。
伤眼自慎。

坡冬眠了。

埃德加 爱伦 坡 冬眠了。费奥多尔在心里缓慢的轻声陈述了一次,毫无异义,亦不惊奇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天空是极深的黛色,边际处缓慢攀缘上稀薄的杂色,肉眼勉强的可以从中辨明冷色调的浅蓝和过于沉重,宛若守灵夜壁炉中火光的暗红。在色谱中相距颇远的颜色于缺乏思虑的混合中取得了奇异的调和感,弥散出几丝软弱的光。窗玻璃领受了那点光,跟着泛起点水样的熹微的光,肥皂泡的薄膜般喻示着破裂。
果真是冬天了。费奥多尔漫无目的的把游离开的目光挪回室内,地上也蕴着汪光,他觉着那光像冰层,初冬湖上一敲即碎那种,又想起少时随人一道去远郊经过的深潭,极幽远目力难测之处,却在途径时偶然瞥到其中烁着抹清光——说不定是错觉吧,不过现在思考这个并没有什么意义——总而言之,给人以不详的印象。这么说来,似乎是坡会喜欢的场景 。
可他正睡着 。
这么想着,费奥多尔把方才思考的要否走过地板到屋子的另一端拉上窗帘一事置诸脑后,又一次的,低头望向坡。

苍白的青年在喑哑的呢喃着的光线中,存在感愈发薄弱,他不甚得光眷顾,仅几片光飘飘荡荡落在他身上,又柔腻似锦缎的抖擞着滑开了。他的肌肤已脱离了白,而是柔和却又模糊的难以判别的朦胧色泽,也正因此,仿佛随时会像夏日萤火虫聚作的光团般逸散,只是没有那么明亮罢了——这也仅是含混的想象,费奥多尔实际并未见过萤火虫,他熟悉的发光体大多坚硬而冰冷,或是无法接近的炽灼。
可这个人竟也是发光体啊。
莫名的得出了这种认知,费奥多尔感到有些新鲜。床上的青年蜷在被子里,被拥裹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呼吸均匀,心跳稳定,安静又平和,费奥多尔想他的肌肤必定温暖且柔软,就伸手去碰。坡的面颊比他想象的还要温热些,且不似他的手指纤弱,他的脸颊竟有几分肉感。费奥多尔的手指在坡的面上轻轻盘桓了片刻,坡的额发滑向一侧露出的眼睫就随着他的动作微微的颤 。

万一把他弄醒就不妙了。费奥多尔小小的浮出几分担心,蓬松的更似他从未有过的那种小孩子做坏事时才有的那种雀跃的忐忑与欢喜。
哎呀还是让他睡吧,他要睡一整个冬天呢 ,而且看起来似乎是个好梦,多难得啊。
费奥多尔小心翼翼的按捺下那点和着呼吸节奏起起落落,嘀嘀咕咕不曾息止也没解释清其本质与因由的情绪,像上次坡托他帮忙看着他那小浣熊,费奥多尔就手足无措小心翼翼的抱着那小动物,直到坡完成稿件扭过头看见他们罕见的忍不住笑出声一样。
那一次坡越笑越夸张,为抑住那笑把头埋进交叠桌上的双臂里,仍是笑的抖个不停,头微微歪向一侧,露出半边小巧的耳朵来。
费奥多尔跟着他笑,怀里还抱着坡那浣熊,他压了声音低低的笑,就像陪着坡笑似的,身体反常的绷紧,他边笑目光就飘向坡露出那小半边耳朵,身体慢慢松懈下来,止了笑仿佛被嘲笑的不是自己般悠然自得的坐在远处看着坡等他笑够。

他回过神时手指已摩挲上坡的耳廓,天光又亮了几分,跳进窗的那几分亮跟着磊落不少。费奥多尔看坡就看的更清了些,仿佛青年是在光中显出了形体。他不理渐亮的天专心的观察坡的耳朵,尽管那光正是冬日特有的尖锐若枯野枣树枝上木刺的光,挑衅意味分明,刻在人眼里一片森然凉与痛。他抚着的坡的耳朵小巧的近乎精致,在微光中近乎透明,可以窥得其中架织的毛细血管的脉络。费奥多尔受着两人心跳的蛊惑,惦记着再靠近一点,在靠近一点,俯下身凑近就可以看的更清楚,无论看的是坡还是他自己心里的什么,而且谁知道冬天什么时候结束呢?
冬天要结束啦 。他要醒啦。而他们没多少这样的时间啦。

费奥多尔怎么会甘心被时间限制呢,他本就不是情愿被限制的人。于是他收回手和那一点非罪也不无辜的念想,移开目光发出几声笑。
他笑声阴沉眸光也郁沉,笑着笑着就醒了,下意识抬手就捉住不知什么,抬头看见自己手里捉着的另一只熟悉的手,那只手里拿着的外套,瘦弱的腕部,熟悉的衣料,坡惊讶的脸。
手里温度熨帖,只是比梦里低了些。
小说家拿着本想给他披上的外套,慌慌张张,手足无措的试图解释。
“吾辈,只、只是见您睡着了,想……”
费奥多尔松开他的手,站起身,接过那件外套,动作迟缓的给坡披上身。
“谢谢。”
坡这才安下心,不着痕迹的退后半步拉开距离,犹豫着开口。
“方才您似乎在微笑……是做了什么好梦么?”
方才他打盹时还见他微笑,现在醒来反不见那笑意的一丝影踪了,坡担心又揣摩不透,更自觉没立场探究,只能小心翼翼的试探。一句即了。
费奥多尔点点头,没什么瞒他的意思。
“我梦见你冬眠了。”
又一次的,坡怔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样子,歪着头几乎与卡尔脸贴脸。半晌才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眼。紧跟着匆忙追上一句话,急着要把话题错向略有失礼却令他更感到安全的范畴。
“吾辈……不会冬眠的,还要过圣诞节。先生有礼物给吾辈么?”
费奥多尔唇角扬起,笑得若有所思又不合理的轻巧,收回方才披罢外套就留在坡肩头,两人距离拉大也未放下的手。语气像转述仅听过一次却早已了然于心的寓言。

“有啊,礼物,答应夏天带你去捉萤火虫好了。”

因为快要圣诞,匆匆忙忙胡乱短打了一发,尝试着甜一些,但叙述风格和文笔依旧极不好看 。
感谢所有不嫌弃看到这里的人。
预祝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6)
热度(45)

© 罐封箱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