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abyssal
Leaf

是人,活着的人——死人大抵没有思想的,就先不算进去——举凡活人,就都还是不要想下地狱的好,更遑论随着别人下地狱。想死没关系,能有什么关系呢,死、不过死罢了。可是,可是。若是想下地狱,就无时无刻不埋了地狱的路标在心上,偶尔便看到,可地狱却不知在哪里,惶惑中渐渐就会生出无处不是地狱的错觉,甚至打算自己拟出个地狱来了。可最可笑的却在于,这总不自觉的想起地狱的人,甚至都不晓得地狱是个什么样子——兴许什么都没有也说不定。
而且,那怕两个最完蛋的人,自暴自弃式的在一起,也绝不至于一起下地狱去,因为“爱是能原谅所有罪恶的誓言的”,强烈的情感大约都有此奇效吧。虽然这可能是我荒谬的曲解或是妄想中给自己找的生路与没什么指望的期冀了。

评论
热度(7)

© 罐封箱庭 | Powered by LOFTER